頂點藝術網首頁·加入收藏·設為首頁·繁體中文
注冊 | 登錄

《季羨林說佛遺稿匯編》出版

  • 2012-12-17 10:22:00
  • 來源:頂點藝術網
  • 網友評論(0)

導讀:著名青年畫家榮宏君新書《季羨林說佛遺稿匯編》2012年12月出版,采用圖文并茂的方式正式出版,將季羨林先生說佛的珍貴遺稿完美再現給讀者。


《季羨林說佛遺稿匯編》
作 者:榮宏君
出版社:上海三聯書店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2年12月16日
ISBN: 978-7-5426-4060-4
開本: 16開    定價: 42.00元

2008年青年學者、畫家榮宏君?與季羨林先生約稿,由老先生挑選中國佛教史上有重要影響的高僧大德的偈語或詩句,并以毛筆書法形式書錄,定為《季羨林說佛》;因為個中曲折,在老先生逝世之前,完成了35篇。

2012年12月17日榮宏君將《季羨林說佛遺稿匯編》一書采用圖文并茂的方式正式出版,將季羨林先生說佛的珍貴遺稿完美再現給讀者。


《季羨林說佛遺稿匯編》第14章 唐 窺基

季羨林(1911.8.6~2009.7.11),山東臨清人,字希逋,又字齊奘。國際著名東方學大師、語言學家、文學家、國學家、佛學家、史學家、教育家和社會活動家。歷任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北京大學副校長、中國社科院南亞研究所所長,是北京大學惟一的終身教授。通英文、德文、梵文、巴利文,能閱俄文、法文,尤其精于吐火羅文,是世界上僅有的精于此語言的幾位學者之一。


榮宏君與季羨林先生

作者榮宏君,著名畫家、青年學者、全國青聯委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北京朔源文物鑒定中心主任。此前著有《世紀恩怨——徐悲鴻與劉海粟》、《煙云儷松居——王世襄珍藏文物聚散實錄》

 《季羨林說佛遺稿匯編》目錄

序:老境如蠶已再眠——淺談季羨林先生的書法藝術張風塘
序(季羨林)
前秦.道安
東晉.法顯
姚秦.鳩摩羅什《贈沙門法和》
晉.僧肇
北魏.菩提達磨
后魏.南岳慧思
隋.智顗
北魏.僧璨
隋.吉藏
隋.道信
唐.弘忍
唐.神秀
唐.玄奘三藏
唐.窺基
唐.義凈三藏
唐.賢首法藏
唐.苛澤神會
唐.鑒真和尚
唐.風干
唐.寒山子
唐.寒山子
唐.拾得
唐.百丈懷海
唐.懷素
齊已.早梅
南宋.布袋和尚
宋.楊岐方會
宋.佛印了元
宋.成枯木
明.楚石梵琦
明.智旭
民國.倓虛
民國.太虛
近代.海燈法師
后記
附記:季羨林的佛學研究歷程

序:老境如蠶已再眠——淺談季羨林先生的書法藝術

文/張風塘

著名學者書法大師啟功先生在世的時候,有人問他誰寫的書法最好,啟功先生幽默地說:“自古以來,中國兩種人書法寫的最好,一是三歲孩童,二是積學大儒。”啟功先生的話道出了書法藝術內含的本質與境界,給人很深的啟發與思考。當代國學大師季羨林先生,就是啟功先生所說的積學大儒,他的書法藝術,猶如他的國學成就,讓人產生無限的仰慕。

季先生雖然不是一位潛心書法的國學大師,但他是一位研究中外文化的大學者,以廣闊的文化胸襟氣度來看待中國的書法藝術之精神,從民族文化的靈魂深處,闡發出對書法藝術的獨特見解。他從文字改革與歷史文明的演化角度去看待書法,認為繼承傳統文化,必須把書法藝術作為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認為“中國漢字一個是線條,一個是結構”,區別于世界上其他的文字,是最具藝術美的文字,并有穩定與凝聚的作用。

季先生淡定的人生境界,涵養了他筆下的書法藝術。他雖然沒有留給人們宏篇長跋的書法卷本,但從他逸筆草草的手札墨跡中,我們強烈地感受到季先生書法藝術中透出的那種瀟灑恬靜、超然世外的境界。季先生生前,曾隨手用卡片的形式,寫下了不少歷代高僧的佛文詩句,信手拈來,空靈跡簡,無精心布局,無駭然用筆,仿佛是采一片閑云留于紙上,或擷一片嫩葉放入書中,能聽到微風在草叢中流動,能嗅到花香在字里行間的溢出,極玄,極妙,有淡淡的煙云滋生于我們眼簾。這正如季先生所抄錄的前人偈語一樣:“門前自有千江月,室內卻無一點塵”,真可謂“須知凈地亦迷人”。

季先生的書法藝術在簡凈散淡中,更能體現出一位大學者智慧人生的一種傲岸。季先生這位跨越兩個世紀,壽近百歲的老人,不僅有游歷異國十多年的經歷,更目睹了中華民族上個世紀的風云變化,他的人生境遇坎坷多變,內心深處卻榮辱不驚,始終信念著中國傳統文化精髓中的禮與善美,始終把文化研究作為畢生的道路走下去。謙和淡定的人生境界后面,更體現了一位大學者的浩然傲骨。季先生的書法便有一種“出淤泥而不染”的潔凈之美、傲然之氣。他在寫明楚石梵琦的《悟道》一偈語中,有“拾得紅爐一片雪,卻是黃河六月冰”一句。我認為,季先生的書法藝術,就象六月黃河的未消融的冰塊,從內質里還浸透著文化學者的堅毅和傲岸的風范。這種風范,只有體悟了深厚的中國文化精神,才能陶養而成。

季先生的書法藝術還飽含了一位文化人對生命和故土的熱愛情感,藝術作品往往是情感流露的真實體現。上個世紀的三十年代,他身在異國求學,卻因戰亂無法歸國,曾深情地寫道“我悵望灰天,在淚光里,幻出母親的面影”。他信念真忍,他崇尚禮儀:“富者有禮高質,貧者有禮免辱,父子有禮慈孝,兄弟有禮和睦,夫妻有禮情長,朋友有禮義篤,社會有禮祥和”。就是因為季先生的博愛情懷,所以在他的書法作品中,還透露出一種圓融通脫之美,常常是落筆處厚實,行筆時圓潤,無太多起伏,盡顯通脫。內心只有大愛者,才有這種無需預演的愚鈍之妙。
“夢中趨利走如煙,老境如蠶已再眠”,這是季羨林先生經常抄寫的宋人偈語。季先生雖然離我們遠去,但作為一位當代的國學大師,以其浩瀚的人生經歷,豐碩的文化成果,為我們寫下了一部不朽的人生著作。欣賞和研究他的書法藝術,還需要從研究學習他的文化著作、人生境界入手,才能體味到學者書法藝術的精髓所在。

吾友榮宏君先生與季羨林先生有緣,曾在季先生生前與先生約稿《季羨林說佛》書法108付。遺憾的是,后來季先生終因年事已高,僅完成了三分之一的約定就遽歸道山了。今天遺留下來的這三十五付書法墨跡,已是研究季先生的佛學思想和書法藝術的最為寶貴的原始資料。

更令人欣慰的是,榮宏君先生克服重重困難,終將先生遺稿整理編注成《季羨林說佛遺稿匯編》一書出版,才使我們有機會欣賞到這批在當今已稱得上十分難得的文化遺存,這是季先生之幸,是榮先生之幸,是讀者之幸!更是學術界之大幸!
                                      張風塘于青島謹序

(責任編輯:Arthur)

【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評論,點擊查看?!?/a>

頂點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