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藝術網首頁·加入收藏·設為首頁·繁體中文
注冊 | 登錄

評論家王進玉談藝術與評論、藝術家與評論家的相關問題

導讀:藝術需要評論,也離不開評論。換句話說,有藝術的地方就一定有藝術評論。古今中外,沒有哪一種藝術是脫離了評論或者理論而自始至終單獨存在著,都是同評論一起存在、發展和傳播的。

 毫無疑問,藝術需要評論,也離不開評論。換句話說,有藝術的地方就一定有藝術評論。古今中外,沒有哪一種藝術是脫離了評論或者理論而自始至終單獨存在著,都是同評論一起存在、發展和傳播的。況且評論走到今天,其自身也早已形成相對獨立完整的體系,并發展為一門重要的學科、一門必要的文藝樣式。相應的,以評論為主要工作職責和使命的評論家自然也是文藝家隊伍里所不可或缺的、舉足輕重的一個角色和身份。而且在前不久由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的文藝座談會上也對文藝評論,尤其是文藝批評給予了格外的強調,對其在當今文藝大環境中所扮演的角色、所起到的作用,以及所存在的價值和意義等,均做出了特別的論述和闡釋。

但是在藝術與評論一同存在、發展和傳播的現實過程中,尤其在我國當今藝壇,特別是在藝術與評論之間,藝術家與評論家之間,出現了這樣或那樣的疑問、不解,甚至矛盾和沖突,其中包括對概念的厘清方面,對角色的理解方面,以及對職責的界定方面,對工作目標與工作方向的認同方面,等等。那么就這些問題,筆者作為一位評論家,有責任對其進行必要的解釋和說明,甚至糾正和澄清。

首先要說的是,評論不等同于解讀。經常會出現這么一個情況,藝術家總希望評論家對其個人和作品,特別是對其創作的過程,以及作品中所使用的一系列技法技巧等給予一個全面的、詳細的論述和解說,或者希望,甚至苛求評論家最好能夠把其當時創作的心態、精神體驗、剎那間的思維感受,以及技法技巧中的細小變化等準確表達出來,呈現在評論文章里,似乎認為只有這樣才會使讀者在閱讀文章時能夠充分地體會和領略到自己的不俗風采與高超技能。這里需要指出的是,評論家不是藝術家肚子里的蛔蟲,藝術家進行藝術創作的時候,評論家也不一定恰巧就出現在他的跟前。評論家更不是復印機或者高倍放大鏡,能夠把藝術家創作的作品像復印或者放大東西一樣原原本本地記錄和超清晰地觀察下來。我想即使是創作者本人,也很難將其準確地表述清楚。何況評論本身又不完全是解讀,當然更不完全是對藝術作品的創作過程,以及技法技巧等方面的解讀,只能說解讀是評論的一個角度、一個層面或者一種思維下的一種方式方法。

是的,評論有許多角度和層面,也有許多思維和方式方法。這是由事物的多面性所決定的,也是由事物自身存在的價值和意義所決定的。而藝術作品屬于事物的一種,自然也不例外。所以從創作過程,或者技法技巧等方面進行解讀和評論,只是評論眾多方式方法中的一種。說到這里,就會有人問到,那么還有哪些呢?當然有很多,比如對于一門藝術或者一件藝術作品可以從文化的角度和層面進行評論,可以從美學的角度和層面進行評論,可以從哲學的角度和層面進行評論,也可以從社會學的角度和層面進行評論,還可以從市場學的角度和層面進行評論,更可以從藝術史的角度和層面進行評論,如此等等,其相對應的評論思維和方式方法自然也就有很多。而且每一個角度和層面,每一種思維和方式方法都是允許的,都是需要的,也都是重要的、有價值的,對于豐滿事物形象、認清事物本身來說均具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和意義。所以對待評論,包括對待評論家,我們不能將其單單地限制或者認定在某一種評論樣式和評論風格上,因為評論有太多可供選擇的角度和層面,而不同的角度和層面會得出不同的結論和認識。

而僅僅希望或者要求評論家單單就藝術作品的技法技巧等方面展開評論,對于藝術家來講,無疑從中暴露出了其自身思想認識層面的缺乏,將自我的認識水平更多地停留在了形而下的“術”的層面,而對于形而上的“道”的層面卻沒有或者很少的觸及和領悟。“術”是什么?簡單說來就是具體的手段和方法,是實踐操作,主要表現在對工作完成的具體行動和方法上。而“道”是什么?是道理、規律、方向,是對事物總體、系統、全面性的把握,當然也包括對事物存在的價值和意義等方面的發現、認知和理解,它主要表現在思想和認識的高度上。眾所周知,“術”需要在“道”的指導下來完成具體的實踐,否則將會很容易導致“術”找不到規律,辨不明方向,看不清目的和本質。這一點反映在藝術家身上,則很容易導致其自身認識的淺薄,甚至會導致其走上創作的誤區和歧途。這也是當今眾多藝術家所普遍面臨的問題,而且由于思想認識層面的缺乏也導致了無形之中給了自己一個技工、匠人的身份扮演和角色定位,而自己卻渾然不知,或者固化其中,不思改變。

當然這里并非在說“道”和“術”孰輕孰重的問題,其實它們都重要,都互相分不開,只是作為藝術家來講,要清楚如何去認識、去平衡,去追求,去把握。而對于評論家來講,絕不會僅僅就技法技巧層面進行重點且單一的評論,而不將其上升到思想認識的高度。因為評論家們知道,沒有“道”的層面的發掘和論述,“術”是孤立的,是單薄的,甚至是沒有太大價值和意義的。這就好比一個人,人是由軀體和靈魂組成,軀體的零部件就是所謂的“術”,而靈魂,包括精神、思想、意識等就是所謂的“道”。我們評論一個人,不能只關注他的軀體,這是外在的,還要關注他的道德、思想、性格等內在的東西,只有這樣,才會認識全面,此人的形象才會飽滿,才會富有生機,也才會構成一個完完整整的人。評論藝術作品也是,沒有內涵、思想和意義等的藝術作品其實就是工藝品,再美也是工藝品。而所謂內涵、思想和意義之類的東西,就需要評論家給予尋找、發現和挖掘,這也是評論家所格外注重的。

為什么呢?因為評論家和藝術家所扮演的角色不一樣,所肩負的責任不一樣,所傳播的內容不一樣。此外他們的思維方式、關注層面、評價標準、語言體系等也都不盡相同。其實從某種程度上講,評論家的角色就像導航員,他所肩負的責任就是導航,他所傳播的內容就是信息,而這種信息更多地側重在“道”的層面,即思想認識的高度上,以此來達到如“成教化、助人倫”等的目的。至于藝術家作品在本體,即“術”的層面所透露的信息,比如技法技巧的使用和其在傳統里的來源出處、章法布局的運用和其對傳統的借鑒吸收等,對于一個藝術家來講,其實是本應該掌握的,是沒有必要太過說明和強調的,正所謂“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既然攬了瓷器活,就要有金剛鉆,換句話說,既然做了藝術家,就要有掌握和運用傳統技法技巧的能力和本事。而對于評論家來講,除非藝術作品里的確有創新的、有研究價值的技法技巧,否則也實在沒有必要給予大評特評。

這一點在書畫界,在書畫藝術作品中表現得尤為明顯,眾多傳統型書畫家作品里的技法技巧基本都是學習古人的,真傳統半生不熟的有之,假傳統壓根不熟的亦有之;移花接木的有之,雜交混搭的亦有之;偷梁換柱的有之,坐井觀天的亦有之;盲目創新的有之,亦步亦趨的亦有之,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很多時候的確令評論家們哭笑不得,甚至不知如何是好。當然也不排除傳統功力深厚,且在技法技巧上又有獨到創新的,那個時候評論家們都是絕不含糊,且會認真予以評論,因為的確有東西可圈可點、可評可論。

而說到思維方面,評論家的思維,可以說是理性的,富有邏輯性、嚴謹性和系統性,而藝術家的思維則是感性的,帶有主觀性、跳躍性和片段性。這也是大多數藝術家之所以做不了評論家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書畫方面有心的朋友會發現,書畫家們所謂的理論或者評論文章,基本上都是片段式的,而且他們的理論和評論觀點很多時候都是自己創作時的一些零星感悟,形成不了專業性的理論框架和理論體系,也不具備學術性的評論語言和評論文本,我們最常見的古今論著版本,如《××室隨筆》,《××齋談畫》、《××畫語錄》等。其實真正意義上的藝術評論卻并非如此,它們往往具有著內在的邏輯性和系統性,具有著評論的持續性和規律性,同時也具有著對藝術發展的指導性和前瞻性。

說到關注層面和評價標準,前面也有過類似的闡述,也就是說評論家關注的多是在“道”的層面,多會在“道”的層面花費較大精力進行思考、研究、評論和闡釋,從而發現規律、總結規律、提升認識、深化意義、豐富內涵等。評論家在評論藝術作品的時候,一般會站在一個大的文化背景下,對藝術家及其作品進行橫向、縱向的比較分析,同時還會從不同的角度來進行研究和探討,從而給予一個準確的坐標定位,形成一個立體的、多維的作品形象。而藝術家因為受到專業技能的影響,則更多地將目光不自覺地關注在“術”的層面,試圖盡可能地把技法技巧等藝術本體的東西表現和發揮到極致,并希望評論家能夠給予有關此方面的更多注意和重視。

而至于語言體系方面的不同,則主要表現在,簡單地講,評論家的表述語言是嚴謹的,因此他們所建構的語言體系也是嚴謹的,且屬于較為專業性的學術體系范疇。當然這是由其個人的文化背景、思維方式、關注角度、評價標準等所綜合影響和決定的。而藝術家的表述語言是隨性的,因此他所構建的語言體系也是隨性的、自由的,甚至沒有自己的語言體系。當然這除了受其個人的文化背景、思維方式、關注角度、評論標準等的影響和決定之外,還有其品格、性情、習慣等多方面的因素。

雖然上面敘述了很多方面的“不同”,但是有一點卻是相同的,即他們最終的目標和方向。無論是藝術家還是評論家都是在共同完成一件事情,即為了藝術本身健康良性的存在和發展,以及對藝術作品不斷趨于完美、趨于經典的打造??芍^殊路同歸,我想這也是藝術家和評論家最能夠,也最應該達成共識的地方。

最后還要說明一點的是,倘若把以上所敘述的真正理解清楚,也便解決和回答了長期以來困惑大家的“藝術評論家是否首先要是個藝術家”“藝術評論家是否一定要具備專業的藝術創作能力”等等類似的問題。在這里可以很肯定地告訴大家,藝術評論家不一定首先要是個藝術家,藝術評論家也不一定非要具備專業的藝術創作能力。這完全取決于評論家評論藝術作品的角度和層面,即取決于他所選擇的評論樣式和評論風格。而藝術評論家首先要是個藝術家、藝術評論家一定要具備專業的藝術創作能力等等類似觀點,毫無疑問,是從對藝術作品技法技巧等本體層面的評論上來要求評論家的。這自然是無可厚非的,甚至是成立的。但倘若從其他角度和層面進行評論,并作為其一貫的評論樣式和評論風格,那么則如剛才所說,藝術評論家不一定首先是個藝術家,藝術評論家也不一定非要具備專業的藝術創作能力,他只需要具備他那個專業或領域所應該具備的知識和能力即可。當然,對藝術有了解和熟悉,甚至掌握和精通,那自然也是有好處的,但不可做硬性規定和要求。

(責任編輯:Arthur)

【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評論,點擊查看?!?/a>

頂點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