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藝術網首頁·加入收藏·設為首頁·繁體中文
注冊 | 登錄

虛假的跪拜,折壽了誰?

導讀:跪拜這種禮節的本身并沒有對與錯的問題,問題的關鍵在于對誰行跪拜禮,行跪拜禮的目的是否干凈和純粹。

跪拜,禮節也,自古有之。在中華民國時期跪拜禮節被廢止,取而代之的是鞠躬、脫帽、握手、擁抱等代表著平等、平視的現代禮節形式。但我們發現,近年來隨著國學熱的興起,跪拜之風似乎又有了回潮之勢,尤其在文藝圈表現得較為明顯。比如2008年復旦大學教授錢文忠拜季羨林先生為師,行的便是跪拜禮。而在同年,笑星趙本山舉行收徒儀式,徒弟們逐一行的也是跪拜禮。再比如前不久在北京鳳凰嶺書院中國書畫學名師助教班的開學典禮上,也上演了一出蔚為壯觀的學生集體跪拜導師的場景。

對于傳統的跪拜禮,有些朋友可能會表示反感,認為是封建殘余、卑躬屈膝的表現,有損于人格和自尊。其實筆者認為,這種禮節的本身并沒有對與錯的問題,問題的關鍵在于對誰行跪拜禮,行跪拜禮的目的是否干凈和純粹。因為在我國傳統的禮儀中,跪拜禮是表示特別尊敬的一種方式,是對自己的祖輩、父輩,或者是對自己特別尊敬愛戴的人所使用的一種特殊禮節。

而對于上面所舉出的三個事例,贊同者有著,批評者亦有之。但總的來說,批評者遠遠多于贊同者。究其原因,我們不妨簡單分析一下。首先,社會環境與人文環境的巨大變化使得傳統的跪拜禮不再適應當今的禮節要求和行為規范。尤其是隨著西方社交禮儀的傳入,以及人們對人格自由平等的追求,使得跪拜這一禮節形式越來越不被大眾所普遍接受。其次,跪拜這一禮節僅僅屬于傳統文化的一個很小的元素和因子,在當今提倡國學、尊重傳統的大背景下,我們不應該過分夸大和演繹其外在形式,使其形式大于內容,甚至忽略內容,忽略對其思想精神、文化內涵的深度理解和體會。我們要清楚地知道跪拜不單是一種禮節形式,更是一種虔誠的態度、一種莊重的信仰、一種敬畏的文化,來不得半點兒褻瀆。

還有一點特別需要指出的是,當今虛假炒作之風盛行,尤其在書畫界,可謂異??涨?,加之各類“導師班”“名家班”“高研班”等的扎堆泛濫出現,真正傳道授業解惑的導師少之又少,拉山頭、搞幫派、謀名利的卻多之又多。同樣,前來報班的學生們,真正學習知識學習技藝的也少之又少,拉大旗、搞關系、謀出路的卻多之又多。據知情人士透露,大多數導師班,基本都是助教在幫忙打理,一年到頭也不一定能見到導師一面,而交了大額學費參加報班的學生們則在學習期間是想來就來,不來也沒有關系,沒有人會為你負責和操心......所以在這樣的現實情境下,便使得原本真誠莊嚴的跪拜禮顯得格外得不合時宜,也顯得異常得空洞虛假和流于表面形式。

習近平總書記在前不久文藝座談會上明確指出,“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最能代表一個時代的風貌,最能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同時還強調,“文藝工作者應該牢記,創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務,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靜下心來,精益求精搞創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糧奉獻給人們。必須把創作生產優秀作品作為文藝工作的中心環節,努力創作生產更多傳播當代中國價值觀念、體現中華文化精神、反映中國人審美追求,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有機統一的優秀作品。”是的,一個文藝工作者不潛心搞創作,而是“跟著市場走,圍著市場轉,隨著市場變”,將更多的心思和精力放在大肆的宣傳炒作、拉幫結派、牟名求利、弄虛作假上,放在對正確價值觀念、對豐厚文化精神、對健康審美追求的錯誤解讀、片面理解與刻意扭曲上,我想這樣的“風貌”不代表也罷,這樣的“風氣”不引領也罷。

此外,前面說到跪拜這種禮節的本身并沒有對與錯的問題,問題的關鍵在于對誰行跪拜禮,行跪拜禮的目的是否干凈和純粹。是的,倘若主動地、心甘情愿地對自己心悅誠服且又十分值得愛戴敬重的人行跪拜禮,那么這一禮節便無可厚非,甚至會得到大家的積極欣賞和贊同。而相反,倘若對自己心底里不認可,于德于藝也均不值得去學習和稱頌,而是出于其他目的或用意,心不甘情不愿地對其行跪拜禮,那么這一禮節便會遭人詬病。而這個時候,無論是對于跪拜者來說,還是對于受拜者來說,都是可悲的。因為沒有了最起碼的真誠和尊敬之心,虛情假意、空有其表的跪拜不僅會被人所不齒和笑話,就連自己也會覺得別扭不堪,也會覺得承受不起。所以對于那些參與此類行為事件的雙方書畫家而言,這樣的跪拜所貶低和折壽的只會是他們各自的人格操守、道德信譽,以及藝術生命。而這樣的行為事件對社會的負面影響也是極其不容忽視的。(文王進玉,作家、美術評論家)

(責任編輯:Arthur)

【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評論,點擊查看?!?/a>

頂點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