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藝術網首頁·加入收藏·設為首頁·繁體中文
注冊 | 登錄

何家英

編者按:何家英是當代中國畫壇的著名工筆人物畫家,善畫女人題材;現任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美協副主席、天津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天津文史館館員。享受國家津帖,國家人事部授予“有突出貢獻”的專家稱號。


何家英(資料圖)

何家英,1957年生于天津,河北任丘人,1980年畢業于天津美術學院并留校任教?,F任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美協副主席、天津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天津文史館館員。享受國家津帖,國家人事部授予“有突出貢獻”的專家稱號。

何家英是當代中國畫壇的著名工筆人物畫家,被譽為“最有希望最有代表性的年輕一代畫家”。他著眼于中西方繪畫的相通之處,在兩者的契合點上參悟因革,尊重傳統而不束于舊范,問途城外而不流于追隨。他的創作高揚寫實精神,注重生命體驗。作品刻畫具微,布置謹重,人物清麗瑩潔。他的寫意作品也能別創新意,含蓄、虛豁、自然大方。作品注重對心靈的卓越表現和對人性的深刻關注,為中國人物畫的創新作了富有成就的探索。先后到日本、韓國、印度、香港等地參加畫展。

何家英技法全面,從國畫的寫意、工筆到西畫的素描、油畫、水彩、水粉,無所不通,因此探索新的藝術形式時,尤顯優勢。作品《山地》的創作成功,標志著工筆人物在中西結合上有了突破性進展,創造出一種新的繪畫語言,其意義之重大,可謂畫家借鑒油畫手法,用高光強化光線效果,將整幅作品處理成偏紅的暖色調,突出了烈日灼烤的感受。何家英獲獎作品以女性題材為多。女性繪畫并不新鮮,古有仕女畫,民國有月份牌美人畫、年畫。何家英認為,對低俗的藝術傾向應當抵制,它涉及到女性人格尊嚴,更反映出畫家審美價值觀的取向,對今天女性自身生存狀態、生命價值的思考和表現才是畫家的責任。


何家英工筆裸體美女作品(局部)

通過對具有時代特點、個性特征和女性自我意識的刻畫,使她們發現和確立自身價值,作為文化主體進入審美領域,才是其美學意義所在。在表現女性美時,他注重挖掘不同女性心理的內在美感,通過對其心靈自然流露出的純真、樸實、善良,表現出一種人格上的氣質美;如《心語》、《十九秋》、《酸葡萄》、《人體》等,都能真實地反映了他的這種追求。作為畫家,最大的優勢是有一雙敏銳的眼睛,使他在準確深入地洞察感受物象方面勝過常人,但超凡的觀察力往往同時得益于綜合的知識修養。

潘天壽先生認為:大自然中到處充滿詩意畫意,不過是有待慧眼慧心人隨意拾取罷了;“‘空山無人,水流花開’,惟詩人而兼畫家者,能得個中極致。”何家英也是這樣。他說,他看東西比較全面,中國的、西方的、日本的、印度的、現代的、古典工筆畫本來不宜太大,但他發現日本的浮世繪美人畫尺寸并不小,效果也不錯,值得研究借鑒。他感到,畫中仕女所表現出的貴族氣質,以及畫家認真嚴謹、精益求精的工作態度和制作技巧,對他以后的創作都產生了很大影響。正是出于這種對藝術本質的領悟,培育了他一雙敏銳的眼睛,原本呆板生硬的線條,在他眼中卻化為有生命力、有內容且富于變化的藝術語言。給學生上課放幻燈片,李公麟的《五馬圖》放大后,那種蒼辣的運筆效果和豐富微妙的線條變化使他和學生們感到震撼。

在當前市場經濟環境下,當許多畫家正苦于“要金錢,還是要藝術”的兩難抉擇中,何家英的作品卻以其雅俗共賞、韻味綿長獲得了“雙贏”:不僅得到業內權威人士高度評價,也深受廣大群眾喜愛,取得了良好的商業效果,可謂“無心插柳柳成蔭”,或許他的探索找到了一種藝術與市場的最佳結合點,從而給人們以啟迪。努力開拓,不斷創新,兼融百家,自備一格,作為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中國當代優秀的畫家,相信正當年富力強的何家英教授將不斷有更多更新的佳作問世,山東翰墨緣畫廊推薦畫家國畫藝術欣賞。

何家英書畫創作理念

何家英能取得今天的成就,自然與他獨特的創作理念分不開。在他眼里,繼承傳統和創新其實是“一事兩步”,“哪一個都不能丟,丟了一個也就丟了另一個,真有傳統者總想為創新開路,真求創新者不會拿傳統祭刀”。他的這一思路既是對當下中國畫領域的時尚潮流的反思,也是對自己創作的要求。他力求在東西方不同的傳統中探求相同的規律、彼此的契合點。   作為一位深諳傳統的畫家,何家英對晉唐畫風達到的雄渾雅健、造型飽滿、高逸充盈、樸素自然的高度贊不絕口。這正是他所要繼承的傳統,也正是他的工筆畫所汲取的傳統營養。他深信:“中國畫,至少是中國工筆畫,其精神意度、方式方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容納西畫的。當然,這里大體上是指晉唐畫風。”

何家英繪畫吸收西畫營養

何家英除了對傳統有著獨到的認識外,對中國畫吸收西畫營養的方式也有自己的見解。他反對那種只吸收概念,只做表面文章的做法,認為“與其接受那些大而不當的概念,不如借鑒些具體方法解決問題。西畫的觀察、審視、理解和提煉,和晉唐傳統并無二致,可對應、契合。很多的西畫作品能更直觀地給我們實踐上的參照,這種實實在在的啟悟益人神智”。


何家英裸體美女作品(局部)

何家英創作,女性是慣用題材

他自己也曾說過:“我的畫,偏重于女性描繪。”這種題材很難畫,因為很容易讓作者和讀者墮入一種思維定式:把女人當美女看。何家英在創作中特別警惕這種概念化、俗氣的傾向。他在創作中非常注重“求異”,認為創作必須要“充分刻畫,從外在形象到精神氣質,體會其微妙之異”。而且,“必須要賦予對象以我的思想、感情、格調,這才是我的畫”。編輯本段人物談創作  何家英技法全面,從國畫的寫意、工筆到西畫的素描、油畫、水彩、水粉,無所不通,因此探索新的藝術形式時,較之他人局限要小些??梢哉f,《山地》給我的感覺是震撼性的。畫家借鑒油畫手法,用高光強光線效果,將整幅作品處理成偏紅的暖色調,突出了烈日灼烤的感受。作為對工筆人物畫的嘗試,似乎是前無古人的。何家英獲獎作品以女性題材為多。女性繪畫并不新鮮,古有仕女畫,民國有月份牌美人畫、年畫,今日女性肖像更充斥電視、報刊,問題是將其作為文化主體,還是作為文化“寵物”?

何家英談畫,抵制低俗藝術

何家英認為:對低俗的藝術傾向應當抵制,它涉及到女性人格尊嚴,更反映出畫家審美價值觀的取向。以男性文化為本位,將女性視為“花瓶”當然不可取,對今天女性自身生存狀態、生命價值的思考和表現才是畫家的責任。通過對具有時代特點、個性特征和女性自我意識的刻畫,使她們發現和確立自身價值,作為文化主體進入審美領域,才是其美學意義所在。在表現女性美時,他注重挖掘不同女性心理的內在美感,通過對其心靈自然流露出的純真、樸實、善良,表現出一種人格上的氣質美,以及精神上的大美;如《心語》、《十九秋》、《酸葡萄》、《人體》等,可說真實地反映了他的這種追求。何家英認為,作為畫家,最大的優勢是上天賜予他一雙敏銳的眼睛,使他在準確深入地洞察感受物象方面勝過常人。筆者覺得,不排除個別天才對藝術的特殊感知能力,像畫家梵高、畢加索,雕塑家羅丹、摩爾,但對多數人來說,超凡的觀察力主要應得益于綜合的知識修養。

全面的看事情

何家英先生認為:大自然中到處充滿詩意畫意,不過是有待慧眼慧心人隨意拾取罷了;“‘空山無人,水流花開’,惟詩人而兼畫家者,能得個中極致。”何家英也是這樣。他說,他看東西比較全面,中國的、西方的、日本的、印度的、現代的、古典的他都看,都研究。通過了解各門類藝術的異同、特點,從中找出規律性的東西,上升到理論的高度來認識繪畫,而不只是孤立地局限在工筆上。工筆畫本來不宜太大,但他發現日本的浮世繪美人畫尺寸并不小,效果也不錯,值得研究借鑒。他感到,畫中仕女所表現出的貴族氣質,以及畫家認真嚴謹、精益求精的工作態度和制作技巧,對他以后的創作都產生了很大影響。正是出于這種對藝術本質的領悟,培育了他一雙敏銳的眼睛,原本呆板生硬的線條,在他眼中卻化為有生命力、有內容且富于變化的藝術語言。給學生上課放幻燈片,李公麟的《五馬圖》放大后,那種蒼辣的運筆效果和豐富微妙的線條變化使他和學生們感到震撼。在當前市場經濟環境下,當許多畫家正苦于“要金錢,還是要藝術”的兩難抉擇中、甚至有人為撈錢不擇手段時何家英的作品卻以其雅俗共賞、韻味綿長獲得了“雙贏”:不僅得到業內權威人士高度評價,也深受廣大群眾喜愛,取得了良好的商業效果,可謂“無心插柳柳成蔭”。   他的探索找到了一種藝術與市場的最佳結合點,從而給人們以啟迪。努力開拓,不斷創新,兼融百家,自備一格,作為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中國當代優秀的畫家,相信正當年富力強的何家英教授將不斷有更多更新的佳作問世。、

何家英書畫作品升值迅速,潛力巨大

1988年何家英的作品開始由北京朋友拿到香港銷售,當時每平尺才50元,后來經香港畫廊經營,價格逐年上漲,漲至每平尺3000元時有一個緩沖期。去年上半年作品價格飆升至每平尺70萬,有時甚至高達每平尺90萬。   “收藏家有了共識,收藏我的畫就一定有大收益。”何家英說,他的作品在歷經去年上半年較高的漲幅后,下半年經濟不景氣,價格適當回落,何家英認為非常正常,這是擠掉水分的過程。相反他并不希望每年有那么大的增幅,增長過快易產生泡沫,希望穩步增長,尤其在這么高價格的情況下。   談到自己的作品屢次遭遇仿冒,何家英感到很無奈,他希望相關部門能正視這個問題。他說:“我畫冊中的每張畫都有人模仿,找我鑒定的絕大部分是贗品。”何家英認為,這牽扯到民族價值觀問題,弄虛作假是中華民族的一塊傷疤,是民族之痛。“造假傷害了收藏家的心,對市場發展危害極大。”

(責任編輯:Alex)

【已有4位網友給藝術家何家英 留言,點擊查看或留言?!?/a>

最近更新